昨天下午,爸正式地離開了我們。

不再做任何急救、只讓爸插著呼吸器,等著我從桃園趕回來見我爸最後一面
一趕到醫院,看著爸毫無血色的臉龐、發紫的嘴唇、冰冷的雙手,這一刻我知道爸已經不能也無法待在這個充滿著病痛的身軀;第一次看到遺體,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受,無法形容。

蘋果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