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少根筋,那我就不會因為誰說的話而覺得很刺耳

如果可以少根筋,我就可以過的很自在

如果可以少根筋,我就不會把自己的傷口擴大

對任何事物太敏感的我,有時真的吃不消與大學同學相處的壓力

不算是爾虞我詐,但講話還是得戰戰兢兢,弄的我好累

別人傷我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但只要我不經意講話傷到對方好像是該死似的

也許大家都在學著互相包容吧,忍耐,能忍人所不能忍,才是厲害

那忍無可忍呢? 可以無須再忍嗎?

現在早上六點,還在哀怨的拼期中考,糟
創作者介紹

蘋果熊的化妝間

蘋果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