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大學

遇到好笑的事情往往就是笑一下就過了

大學生活到目前為止

我好像還沒碰到可以讓我笑到沒形象的人

讓我想到

在我小高一的時候

某天中午,扣肉盟其他三隻突然很認真的問了我:

妳有沒有笑過?(好像是這樣問我的= =)

我當然回答有阿

可是她們覺得我都是笑一下就不笑了(因為我真的覺得只有那個點好笑而已)

真正可以讓我笑到連形象都不要的人只有一個-毛毛

因為我們兩個在一起就是“嘴賤”

常常陷入同一個幻想空間,想像著一些噁心的事物套上好笑的東西

今天班上最後一堂課開同樂會

玩終極密碼的時候有好笑到,但是我還是笑一下馬上恢復表情

突然覺得,讓嘴巴控制微笑的肌肉運動一下都嫌累

偏偏我不笑又很有殺氣= =

還是覺得我有和人群接近的障礙=□=|||

最近越來越討厭人多的地方了,這是不好的現象芭?

(ps.不知道日文有沒有拼錯= =)

創作者介紹

蘋果熊的化妝間

蘋果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