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到現在以來,不知道自己哭了多少次,只能說,這段期間我們李家人活的很不快樂。
而這種痛,只有我們當事人才能體會的痛,還記得爸爸在醫院半夜突然大量咳血的夜晚,我的眼皮一直猛跳,半夜睡也睡不好,隔天早上接到媽媽打電話過來,報的卻是壞消息。

常常在連續劇看到許許多多的〝生離死別〞的畫面,沒想到這種事情也會發生在我們家,當時真的很擔心爸爸撐不過去就這樣走了,接到媽媽通知的電話,隔天一早就趕到林口長庚醫院去探爸爸,雖然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一進去病房,映入眼簾的畫面卻是充斥著濃濃的哀戚氣氛,鼻頭一酸,我的眼淚就這樣不聽使喚的留下,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等到夢醒來了,就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可惜這是現實、還是個殘酷的現實‧‧‧


我不知道要拿什麼樣的態度來對我的朋友,如果我表現的很哀傷,那她們也會很難過,我不希望大家沾染到我哀傷的情緒,所以一談到這件事情,我儘量輕描淡寫的講過,我不想再流眼淚了,我一哭,爸爸會心疼也會跟著我一起哭,病人的心情不能太激動,一想到爸爸變成這個樣子,即使在他面前,我還是努力的控制住我的淚線,等回到房間一個人的時候再哭。

很多時候,我不停的想為什麼是我爸爸得癌症而不是那些罪該萬死的罪犯,只是,我這樣想對爸爸的病情也沒有什麼改善,我跟媽媽必須每天給爸爸加油打氣,
每天每天,看到媽媽對爸爸不離不棄的樣子,深深覺得愛情的力量很偉大,我看到了媽媽對爸爸的愛,也許對別人來說這沒什麼,但對我來說卻是感動的不得了。


這段期間,我學會了如何在兩間超市買菜時比價,比以前更有勇氣的跟攤販殺價,為了省錢,殺價這種絕招是一定要學的!我學會了看到喜歡的東西就吞吞口水,繞了街上一大圈之後再想想這個東西值不值得我買、實不實用?
也很討厭朋友一直說我看起來很有錢,很討厭,我只是個平凡人,一個只會花家裡的錢還不會拿錢回家的小朋友罷了。


在大學當副教授的大伯時時提醒我要把大學當作高中苦讀,這樣我們所花的每一分學費才叫做有用到,唸個私立的學校,終於知道那些小藍小紅鈔票對我們來說有多重要,媽媽跟小阿姨一直叮嚀我在這裡什麼都可以省,就是吃的不可以省,他們不希望我去省吃飯錢來省吃檢用,免得自己的最後財產-健康 也跟著賠掉。
昨天向班導申請急難救助金,每個人聽到我的遭遇多少都會同情一下,雖然不喜歡把氣氛搞的太凝重,但是換作今天我是旁觀者,我也會很同情對方。

之前看別人的網誌有提到:如果你覺得你自己生活上事事不如意,可以做在醫院的急診室病房區坐一下午,你會發現那裡不斷地上演著生離死別,也許你該慶幸現在躺在病床上的不是你或是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會開始慶幸其實自己的遭遇沒有這麼的糟,比起在醫院的那些病患,我們比他們富有很多很多,健康,是多麼的重要,希望我的朋友都健健康康的,而未來的事業都得靠自己打拼、拓展人際關係,隨時準備自己的看家本領,這樣才有在社會上競爭賺錢的能力。

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李家才能重見光明?要到什麼時候我們的悲傷能夠結束?
請給我光明的答案,而不是一個殘忍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蘋果熊的化妝間

蘋果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