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和貢丸出去外面逛逛,聊天

貢丸有跟我提到,她一個大學同學兼室友(不是同寢的)

跟我一樣,爸爸也在我們剛唸大學時過世了

貢丸說,我的精神狀況比那女孩好很多,比那女孩堅強

那女孩,自從她的爸爸過世之後,就變個人似的

只想對她自己認定又很好的人依賴,與其他同學群完全不理會

纏人功力絕非一般人可想像的

甚至,纏到讓被纏的同學覺得壓力很大很可怕

那女孩,總是很喜歡等對方回來在一起行動

可以一個人待在房間發呆等對方一起出去吃飯

對方回來後才知道人家已經吃飽回來了

聽貢丸說,那女孩的精神狀況好像不太好

那女孩的媽媽幾乎每個禮拜都會撘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到學校看看那女孩

相形之下,我好像真的比那女孩的精神穩定多了

是我太冷靜太壓抑嗎?

或許吧!

表面上裝的很堅強

其實我比誰都需要關心、保護

上了大學,好朋友都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圈、交了男朋友

而我,卻不能

那段期間那麼的痛苦,教我怎麼去和新同學打交道?

說穿了,其實我真的很痛苦

幾度難過到遠離人群,但因為科系的關係,我不得不去努力的和人打交道

我是真的很羨慕自己的好朋友身旁就有一個肩膀可以依靠

我能依靠的,就只有冷冰冰的牆壁

怨恨嗎?

我不能,我只能歸類這一切都是命

認命嗎?

我不認,我只認我沒有勇氣去坦率的表達自己的心情

在班上,大家認為我是個乖學生,不懂的玩,也不好相處的人

我是嗎? 我不知道。

弄報告弄到自己抓狂,心酸誰人知?

當組長的一定都知道,難搞的組員必有其可恨之處

說穿了,其實

我根本就不是那種在朋友面前明明自己過的很不好卻說自己過的很好的料

說穿了,其實

我早已用擺爛的態度去面對我不想處理的問題
說穿了,其實  

我也很幼稚

創作者介紹

蘋果熊的化妝間

蘋果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