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忙碌,果然是忘記傷痛的良藥;一年多後的現在、各自忙碌的我們,漸漸遺忘失去父親的那個痛,我常常害怕自己會忘記這個痛,無意間想起時,眼前又一片模糊,熱燙的淚水在我臉頰留了一遍又一遍,我不是在虐待自己的精神,只是回憶起以前的時候,思念及捨不得如海浪一一襲擊我的腦海、我的心。


兩個禮拜前,媽好不容易放了個假,全家一起吃羊肉爐,媽說已經很久沒有三個人一起吃飯了,感覺好幸福,也可以很自然的跟我們提起爸爸以前的事,我替她開心,她已慢慢走出失去丈夫的痛苦陰影中,也許夜深人靜時我們三人都在各自的房間默默流淚。 至少...我們已經不會一提到爸爸的往事,眼眶裡就有淚水在打轉了,痛了這麼久,也該想開點,畢竟人生就是要經歷生離死別,每天都有新生命誕生也有瀕臨垂死的生命離去。

最後我終於知道,我們不是漸漸遺忘,只是把我們心理面最痛的原因小心翼翼的鎖在最寶貴、名叫記憶的盒子-喪夫之痛、喪父之痛全部進去吧,我這麼說著,希望以後的自己遇到死別關頭時,也能快快的恢復起來,畢竟人死不能復生,若上天執意要帶走那個生命中對我們最重要的他/她,我們又能如何呢?

只能無奈地看著這一切發生,「人定勝天」是句屁成語,一切都只是大自然等著反撲我們人類;也許佛祖/上帝 帶走我們最重要的人是為了幫他解脫病痛之苦,他只是靈體抽離了那具被病毒侵蝕的腐敗身軀,而我們看不見那靈體、望著遺體悲慟著,也許這個時候父親的靈體也在一旁不捨的看著我們流淚,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看著媽漸漸走出這段傷痛,即使知道父親不願讓我媽夢見他的原因,我卻不願向她提起這件事,就怕她的淚水再度潰堤,即使知道小舅看的到爸爸在媽媽的娘家跟著那邊的元帥修練,我也不願向她提起,畢竟人鬼殊途,我也很想知道爸爸現在過的好不好,但是我選擇不去知道,只是不想讓自己繼續活在過去裡。

最痛的原因,我們遺忘了,但是我們沒有遺忘和父親生前一起生活的種種回憶,
父親一直在我們心中活著,只要這樣想,我們就不會這麼痛了。

創作者介紹

蘋果熊的化妝間

蘋果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