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網路終於好了,結束我連續16天無法使用網路的悲哀

聽著半個月都沒聽的豆子的midnight you and me

明明是個很自high的節目阿!

結果昨天不知道搞什麼感性,唉,畫面又重播了一次

沒記錯的話昨天應該是在談家人生重病有關的話題

哎呀,經歷過的人就能夠了解那種心酸及不捨

call in進去的聽眾大多都是家中有人做氣切和鼻胃管進食的心情分享

豆子的父親好像也是有做氣切和鼻胃管進食

看著最親近的家人一天天消瘦、電療到無法言語、只能用鼻胃管進食...等等

邊聽邊看著怎麼都不會翻到下一頁的行銷學課本,我努力不去回想那些事

很多很多的口腔癌病人都承受著這樣的痛苦,讓很多很多的家庭都很心痛

替自己的親人做氣切的抉擇到底是對還是錯?

是在延長他的痛苦,還是延長我們的希望?

當自己的親人開始失去意識,阻止不了他拔掉鼻胃管和點滴針頭時

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用約束帶固定他的手時

那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來面對這樣的情形...

只希望他能穩定下來,趕快把約束帶拿走

最悲哀的就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家人被當作精神病患似的用約束帶束縛手

希望他的痛苦能趕快結束,捨不得他的痛,恨不得能替他分擔些病痛

永遠記得那段時間,一家人抱著希望一定會好的心情面對著每一天

即使生病,也不忘對我們細心呵護

頂著鼻胃管替我們買早餐,那是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這樣踏出外面走動

每天早上趕公車去衝刺班前,一定會塞一瓶咖啡在我的書包裡,叫我加油

榜單出來,覺得自己實在不爭氣,關在房間裡大哭

擔心的你開門進來安慰我,用粗厚的手掌抹去我大哭的眼淚

一直對我比"你很棒"的手勢,陪我一起哭,又去拿毛巾給我擦臉

媽又抱著我說沒關係,家裡狀況多少會影響我準備考試的心情...

放榜後的後兩天就是我爸去醫院做腫瘤切片檢查,之後就是惡夢的開始

突發狀況、急救、準備行李去醫院幫忙照顧...

做氣切後的兩個月,我們很珍惜和爸爸相處的時間

我們卻不知道這是他陪我們的最後兩個月

很多很多觸景傷情的記憶,只要一想起就淚流滿面

我想我一輩子也無法忘記這段痛苦的往事

爸,希望你在那個世界過的安好,你已經解脫了。

創作者介紹

蘋果熊的化妝間

蘋果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